bodu.com

记者/编辑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先见是第一种能力

听说最近我们的老板很推崇日本“战略之父”大前研一《专业主义》这本书,看来是抓到管理的真精神了。

这是一个有着社会学家视野的管理学家;这是一本论述企业家的专业精神的著作。

据称,20世纪充满常识,而21世纪是一个无常识可言,而且会突然发生变化的时代。如今的时代,个人而不一定是实力强大的组织,已完全有可能改写经济常识。优秀的个体之间的竞争转瞬之间便能改变世界。

大前研一在一开始就预言:专家阶层的势力迟早会增强,并动摇日本的产业界。

他的另一个预言是:“任何人都能成为专家。”

专业技术人员与专家看似相同,实际上却并非如此。专业不是职业,职业人士更不同于专家。细微的差别,却是成败的关键。

先见之明是专家的第一种能力。

大前研一认为,真正的专家必须具备四种能力:先见能力、构思能力、讨论的能力、适应矛盾的能力。他把先见能力放在第一位。

     先见能力就是“超越当下”,在本质上就是超越对象的当下状态,以一种“发展”的眼光来观察事物,学会一种前瞻性和过程性思考。

“远见是在心中浮现的将来事物可能的影子”。先见能力是一种目光和远见,是一种时间超越。

 A·F·奥斯本的《创造性想象》给出过这样的定义:“有创造才能的人:他们不仅看到客观存在的东西,而且看到了应该存在的东西;他们不仅看到已经存在的东西,还应看到将要存在的东西。”

大前研一也说,今后时代所需要的先见能力,是能够看清别人看不到的事物的能力。任何人都能预见到的事业是不会有什么发展的。重要的是把精力集中在不断认识前人未曾涉足的世界,并磨练自己的资质上。

随着全球化和数字化的到来,我们正处在于一个全新的经济空间,眼睛看不见,手触摸不到的无形的活动将成为主流。这是一片“看不见的大陆”。

只有对看不见的大陆有所预见,才能够确保自己不会丢掉饭碗,获得丰厚的薪水。抛弃先例,养成怀疑常识的习惯,获得洞悉变化本质的自觉能力——即使说这一切是商业专家的生命线,也绝不过分。

“资本时代已经过去,创意时代正在到来!”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曾经如此预言。创意时代就是创造时代。

谁能主宰未来?答案是那些能够从没有中创造出某种新东西的人。

先见能力是一种创造。制造还不是创造。大前研一还从中日比较说到过这样的意思:中国今天是世界工厂,值得自豪,但日本早已从日本制造转向了日本创造,制造者怎可以与创造者竞争呢?创造者永远居于价值链之高端,赚取的是高端、高额利润。中国制造,世界工厂,不足为日本虑也。日本企业每年申请之全球专利,仅次于美国,其技术创新能力,不可小觑。

世事如棋局。“小者赢子,大者赢势”。关键是掌握最大的趋势,而不是任何一种潮流时尚。过眼烟云般在我们面前走过了一个个时尚,来得快,去得也快。

而机遇绝对不是公平地抛向每一个人的,而是留给了有先见能力的人。

1910年,丰田佐吉访问欧美,做出一生中最重要的判断——今后推动工业文明向前发展的是汽车。他把自己发明的纺织机放在一边,建成丰田汽车帝国。

日本索尼老总胜田兆夫数十年残酷征战的制胜之道:“我满脑子思考的都是顾客十年后需要什么产品,而不是现在需要什么产品。”

李嘉诚发自内心的成功之道是什么?他说:“我所有的成功可以归结为一句话:肯用心思考未来,抓重大趋势。”

微软,代表的是微电脑软件。比尔·盖茨知道计算机是由软件控制的,他首先抓住了最大的趋势——时代趋势。

日本软件银行社长孙正义认为必须掌握三大趋势,他是这样来做分析和预测的:

——在所有产业中,信息产业将是今后最大的产业;

——在信息产业中,个人计算机的成长幅度将远远超过大型计算机;

——在个人计算机领域中,软件的成长会高于硬件。

然而,当今时代就是一个传统经济学被颠覆的时代,一个不断让人犯错误的时代,一个让人捶胸顿足的时代。市场预计变得奇谲突兀、诡异莫测。连比尔·盖茨也不得不说:“也许三年五年,也许三天五天,我会被哪个大学生打倒。”

預見未来,就是要“怀疑一切”,打破常规,看透現在,颠覆时代

创造未来公司的人都是些叛逆者,他们是打破常规的颠覆分子,公司里充满了能从议题的反面引出一场讨论的人们。事实上,先见之明常常不是来自一个好的预言家,而是来自不大墨守成规的人们。

在意大利旅游胜地峡谷城,游客除观赏到迷人风光外,还可见到许多别具一格的“人体商店”。在那里,有许多身穿奇装异服的漂亮小姑娘,她们的衣裙上密布大小数十个口袋,里面装有各式酒类、点心、饮料及大小纪念品。只要游客一声唤,她们立即就地展开衣裙,任凭游客选购商品。

“人体商店”的创立者埃妮塔·罗蒂,就是一个反时代者,与许多化妆行业的看法相反,她认为诱使妇女购买包装过分讲究、过分宣传以及价格过高的化妆品是对妇女的侮辱。

 “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这是英特尔的前CEO安迪·鲁道夫的一句名言。《追求卓越的激情》一书的作者汤姆·彼得斯也说过类似的话。大前研一则提出了“偏执狂的危机感”。他认为,这里所说的“偏执狂”,不是一般给人的那种病态的、盲信的印象,而是指的对组织、对他人的思想或行动抱怀疑态度,这种怀疑的态度是积极的,同时也是偏执的。只有那些总以为自己的经营环境危机四伏并时刻关注各种“坏消息”的企业,才可能免于灭亡。一个高水平的“偏执狂”正因为具备了紧张感,他的感受力才很强,才能通过其卓越的洞察力施展自己的行动能力。这种紧张感成为在未曾开发的新竞争领域中生存并获得先见能力的动力。

这种“紧张感”,不就是中国人常说的“居安思危”以及“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忧患意识么?

分享到:

上一篇:被遗忘的誓言

下一篇:一个心理学家的语录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