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记者/编辑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这个健忘的李 锐

 

 锐在《庐山会议实录》中有这样一段“实录:“关于万斤亩,上海会议时,我问过主席为何轻信。他说,钱学森在报纸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说太阳能利用了百分之点几,就可能亩产万斤,因此就相信了。” 李 锐认为,“大跃进时期刮的“五风”,是“‘上有好者,下必甚焉’,根子还在毛主席”。

到了1990,李 锐又改口说,他是1958年12月在武昌会议期间特意”向毛泽东发过这一番问话的。他说:关于粮食放卫星的问题,我特意问他(指毛泽东),你是农村长大的,长期在农村生活过,怎么能相信一亩地能打上万斤、几万斤粮?他说看了一位科学家写的文章,相信科学家的话。原来1958年农业放高产卫星时,这位科学家在《中国青年报》发表了一篇文章,说太阳能如果利用了多少,一亩地可打几万斤粮。

与此相映成趣的史实是1958年8月13日,毛泽东去天津新立村参观时,对有的领导干部汇报亩产10万斤,摇头撇嘴,表示不相信。他说:“不可能的事。”“你没有种过地。这不是放卫星,这是放大炮。”有的干部为了证明亩产10万斤,让小孩往水稻上站,他摇头说:“娃娃,不要上去。站得越高,跌得越重哩。”又说:“吹牛,靠不住。我是种过地的。亩产10万斤,堆也堆不起来么!”省委第一书记讲,有一块实验田亩产上万斤。毛泽东摇头说:“我不信。” 省委第一书记说,这是农村工作部长亲自来验收的。毛泽东还是摇头说:“靠不住,谁验收也靠不住。除非派军队站岗放哨,单收单打,看住人不往里搀假才能算数。”外国朋友问毛泽东,亩产万斤粮和菜的奇迹是怎么创造出来的他置之笑说:“不要相信这些骗人的数字。”

实际上李 锐说到的上海会议,即1959年4月在上海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就是毛泽东亲自主持的。会上,毛泽东多次发表讲话,都是纠“五风”的,号召大家要有不怕警告、不怕降级、不怕开除党籍、不怕离婚、不怕杀头的五不怕精神,要敢于坚持真理,敢讲真话,敢于提出不同意见

当时党内一批高层领导人一直听不进毛主席提出要压缩粮、棉、钢、煤四大指标的意见,依然把1959年的四大指标定得很高。刚刚卸去了国家主席的泽东忧心如焚,于1959年4月29日,以个人名义,给全国六级干部写了一封专唱低调的《党内通一直捅到最基层,号召大家要敢于抵制上级规定的高指标,一定要实事求是,不要胡来。他说:“根本不要管上级规定的那一套指标。不管这些,只管现实可能性。例如,去年亩产只有三百斤的,今年能增产一百斤、二百斤,也就很好了。吹上八百斤、一千斤、一千二百斤,甚至更多,吹牛而己,实在办不到,有何益处呢?”他说:“在十年内,一切大话、高调,切不可讲,讲就是十分危险的。须知我国是一个六亿五千万人口的大国,吃饭是第一件大事。”他说:“老实人,敢讲真话的人,归根到底,于人民的事业有利,于自己也不吃亏。爱讲假话的人,一害人民,二害自己,总是吃亏。应当说,有许多假话是上面压出来的。上面一吹二压三许愿,使下面很难办。因此,干劲一定要有,假话一定不可讲。

当时作为水电部副部长和自称“毛主席的兼职秘书”的李 锐,对毛泽东这封如此特别的,如此明确反对高指标、反对瞎指挥、反对浮夸《党内通》,总不会不知道吧?知道了日后也不会轻易忘记吧?是,毛泽东一逝世,李 就健忘

实际上李 锐说到的武昌会议,即1958年11到12月在武昌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和八届六中全会,就是毛泽东亲自主持“压缩空气”、压缩高指标的会议并且还作出了决议。他建议在决议里把反对作假的问题专门列一条,以引起大家的注意在决议中,针对浮夸风,毛泽东特地加了一段文字:“目前社会主义建设工作中值得注意的一种倾向是浮夸。这是同我们党的实事求是的作风不相容的,是对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发展不利的。我们的经济工作必须愈作愈细致,我们的各项领导工作人员必须善于区别事物的真象和假象、区别有根据的要求和没有根据的要求,对情况的判断必须力求接近客观实际。”会上,在谈到1959年的指标时,毛泽东大声疾呼:实在压得透不过气,压得太重。我们在这一次唱个低调,把脑筋压缩一下,把空气变成固体空气。胡琴不要拉得太紧,搞得太紧,就有断弦的危险。

当时分管经济的国务院副总理薄一波与时任《人民日报》总编辑兼新华社社长的吴冷西,是这段历史的见证人

后来薄一波在回顾若干重大历史事件时感慨地说:“如果不是毛主席从纷繁的事物中,找出人民公社问题的症结所在,我们的事业就可能被‘共产风’所葬送。”

吴冷西的回忆,在大跃进、人民公社化和大炼钢铁运动中,毛泽东先后多次找他谈话,要求人民日报和新华社要敢于抵制“五风”,不登“五风”文章,不发“五风”消息,一定要卡死。回忆说:早在1958年3月的成都会议上,毛主席在讲话中就已向全党发出了告诫:一定要实事求是,不务虚名而得实祸。到了6月,毛主席又建议召开全国报社编工作会议,坚决煞住“五风”到了10月份,毛主席又派和田家英深入河南省调查五风情况

1958年620日,根据毛泽东的提议,中央政治局开会专门讨论报刊宣传问题。会后在听取汇报时,毛泽东断然指出:“现在宣传上要转,非转不可。”他警告说:“如果不改,人民日报就有变成中央日报的危险,新华社也有变成中央社的危险。”(中央日报和中央社,是国民党的中央宣传机构。)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毛主席的兼职秘书” 还轻言什么“上有好者,下必甚焉”!

这位历史伟人逝世已经30多年了。斗转星移,言犹在耳。不是说伟人就没有错误,而是说,喝水不忘掘井人,这是中国人传统的道德良心,不能昧着良心把莫须有的东西硬加在伟人头上,即便是对当时的错误也要做实事求是的历史分析。尤其是那些以历史清算者、知情者和权威自居的人,切不可瞎三话四,误导后生。把错误的根子归之于毛泽东,把一切的账都算到毛泽东的头上,这不公平。

分享到:

上一篇:何须轻薄郭沫若

下一篇:是新闻为王还是观点为王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